主页 > 宇宙改变 >员工就是一家人 >

员工就是一家人

2020-06-25 阅读(9257)

员工就是一家人

图说:2015黑松扩大规模举办家庭日,透过创意、有趣的活动设计,展现员工的健康活力


编按:「薪水不高,留不住人!」这是前黑松董事长张文杞一直以来的想法,发自内心想要好好照顾员工。也正因如此,黑松许多与员工相关的薪资、福利等制度,都走在法令之前,甚至更优于政府规定。

有温度的公司

六○年代,黑松进入快速成长期,1962年还只有近五百位员工,到1966年就大增一倍多,高达一千两百多位。

当时,黑松的薪水可说是「高人一等」,一般新进员工的薪资,平均是630元至830元,而当时台大讲师的月薪也不过650元。

「我一进公司,起薪就是4,330元,那时公务员月薪才2千多元,」范锋明记得,1970年代黑松的薪资就比一般企业高出许多。

「我刚进黑松时的薪水是3,240元,我中兴大学的同学到味全、味王上班,起薪是2,600元,我们多了六百元,」黑松前中坜厂总厂长兼斗六厂厂长范春明比较当年同样是食品公司的薪水。

范锋明和范春明都是最典型的「黑松人」,黑松是他们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唯一的工作,二十五、六岁从最基层做起,做到六十岁退休转任顾问,人生最精华的岁月都献给黑松。「跟我同期进入黑松的大专新进员工共12人,其中有8位都是『从一而终』,待到退休,」范锋明说。

「在我们公司服务最久的是49年,」张建章细数,员工年资超过三、四十年的不计其数。「黑松从创立开始,就是一家『有温度』的公司,」范锋明用现代人的话语比喻,说明黑松能让员工奉献三、四十年人生的原因。

跟着物价指数机动调薪

「依消费者物价指数比例调薪,」范锋明说,全台湾少有像黑松这幺做的企业。当初,是为了确保员工生活安定,不受物价波动剧烈影响,才从起,由定额支付改为随物价变动而调整。

当时,黑松的员工薪资採薪点制度,依物价指数换算新台币,随时比照台北市消费者物价指数调涨幅度,机动调整待遇。后来,台北市改制为院辖市,便改为以台湾省主计部所编的物价指数为準。

「以前我每个月都要去经济部买一本《物价指数月报》,交给人事单位,物价涨幅超过3%就调薪;如果薪水已经发了,下个月还会补给你,而且『只涨不跌』」。

比《劳基法》更照顾员工

「黑松对员工的慷慨大方,本来就是业界少见,还把这些好处都变成公司规定,一切照着规章制度走,」范锋明说,「只要遇到争议,老闆一定会先问:『公司有没有规定?有规定就照规定。』只要关係到劳工权益,资方的态度就是该给的一定给!」

根据黑松内部刊物《福利通讯》记载,1965年,黑松第一位年满60岁届龄退休的员工,退职前向劳保局投保的工资是1,680元,当年领到退职金和劳保老年给付近九万元。以当时台北市平均房价一坪三千多元计算,退休金可以买到一间近30坪的公寓。

黑松的休假制度也走在《劳基法》之前。1960年黑松便规定,工作满1定年限的员工就有特别休息假。《劳基法》在1984年实施后,黑松则完全依照《劳基法》,甚至部分项目还优于《劳基法》。

塑造百年幸福企业

「我们小时候,黑松每年一定会举办慰劳会或园游会。在物资缺乏的时代,可以在偌大的工厂里跑来跑去,有运送汽水的小台车可以玩,还有很多玩具、游戏……,小孩子都觉得很稀奇,比去游乐场还兴奋,」张斌堂说。

每年十月以后的淡季,「员工慰劳大会」更是黑松的年度盛会,公司会包下一列火车、几十台游览车,载送数百位员工到中南部旅游。

「公司一视同仁,不论正式员工或短期雇工,都会穿着黑松的制服参加,」张道熙说,穿着黑松制服的大阵仗队伍,所到之处都成为焦点。

过去,黑松的薪资待遇、福利与奖励、工作环境等优良制度,所塑造的企业环境和氛围,用现代管理术语来说,无疑就是员工梦寐以求的「幸福企业」。

儘管经营环境丕变,黑松照顾员工的用心始终不变,早年立下的现代企业典範,仍值得学习并延续。只是时代变迁,许多企业的福利也愈来愈好,未来,如何重新树立标竿,翻转幸福,便成为后继者严苛的挑战。

企业强调「以厂为家」,并不是要员工日夜不停地工作;相反地,「是要做一家让员工、眷属能高度认同的公司,」董事长张斌堂说,「我最在意的,是员工能不能快乐工作!」

他思考,如何延续「以厂为家」的创业精神,让员工在黑松这棵大树下,快乐工作、成长,「接任之后,这就是我的使命!」

【书籍资讯】
摘自《黑松百年之道》

员工就是一家人
数位编辑整理:李仁杰,方本如
Photo:黑松企业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