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门产业 >看表演不用脚麻、憋尿!铜管五重奏「轻鬆自在场」11月两厅院登 >

看表演不用脚麻、憋尿!铜管五重奏「轻鬆自在场」11月两厅院登

2020-07-26 阅读(6298)
看表演不用脚麻、憋尿!铜管五重奏「轻鬆自在场」11月两厅院登

(芋传媒记者赖品瑀报导)为了让人人有权享受艺术,两厅院在今年7月,与「拉縴人」合唱团试办「轻鬆自在场」,29 日两厅院宣布,11 月国际知名乐团「皇家大会堂铜管五重奏」音乐会,将有正式的轻鬆自在场,在玉山文教基金会、证券柜台买卖中心的赞助下,乐龄民众、偏乡地区学童等各种不同身心需求与条件的民众将可一起观赏。两厅院更预告,由于获得玉山的赞助,明年预计将会再办 5 场轻鬆自在场。

「谁被排斥在这个剧场外了?」两厅院艺术总监刘怡汝表示,长期重视艺术共融的两厅院顾问易君珊曾经这幺点醒,促使两厅院展开全面检讨。「两厅院的预算主要来自政府,我们也一直说欣赏艺术是人权,但是我们的制度、服务方式上,却限制了很多人进门。」例如必须要能一个半小时不上厕所、要保持安静、不会脚麻、腰酸背痛等,让很多人因此遭排除在两厅院外。

看表演不用脚麻、憋尿!铜管五重奏「轻鬆自在场」11月两厅院登

而「轻鬆自在场」就是要让所有过去遭到排除的人,都可以进场享受艺术。藉着降低演出的声光效果、座位错落隔开、允许自由进出、观众席保持微光、提供减压小道具等,让身心需求不同者也可以在较无负担状态下享受艺术,不需担忧邻座的侧目。

当天带着幼儿、自闭症青少年参与轻鬆自在场的家长都表示,其实本来相当迟疑,因为过往遭到侧目,总是在演出中匆匆狼狈离场的经验,让他们需要一再做好心理建设才敢再次踏入两厅院,但终于能够自在听完一场表演,实在非常感动,也感受到孩子的状态是跟着演出起伏且专注的,他们真的享受这个音乐会。希望未来还有更多轻鬆自在场让他们前往欣赏。

刘怡汝表示,两厅院近年推动「艺术共融」,但他本来认为轻鬆自在场会是最难做的,因为控制点不只是在场馆,而是在艺术家、在其他观众上,等于是要把既有的DNA全部换掉。

刘怡汝解释,要办轻鬆自在场,必定得跟艺术家有非常多的沟通,而两厅院更期待,与其最后才为了加演一场轻鬆自在场而设法调整,艺术家能在创作初期,就把艺术共融纳入考量。而之前参与过试办场的观众也诚实反餽,「支持两厅院有轻鬆自在场,但也还需要习惯适应,如果要花钱买票并不会优先考虑买轻鬆自在场。」也的确考验着两厅院。

刘怡汝直言,他也是有KPI、有票房压力的,但是「我们没有资格不做这个事情」,两厅院不能只走保险保守的道路,而是应该带头,让艺术回到人人可参与的初衷。

看表演不用脚麻、憋尿!铜管五重奏「轻鬆自在场」11月两厅院登观众反应随演出一起高涨 唱出最有温度的拉縴人

拉縴人执行长林俊龙表示,七月的轻鬆自在场的演出,带给他们许多收穫,不但唱出了近年最有温度的一场演出,更带来什幺是艺术意义的反思。

林俊龙表示,有趣的是,在轻鬆自在场之前的演出,他们还在开场前要求听众尽量不要咳嗽、不要拉开背包等製造声响,因为是在国家音乐厅的演出,他们想要追求完美,也为此做了很多细緻的估算与设计。林俊龙解释,其实音乐厅的设计,台下观众发出的大小声音,咳嗽、开包包、偷吃东西等小动作,演出者都能听得非常清楚,尤其他们是纯人声合唱团,人类并非乐器,任何一点声响都可能影响演唱者的音準、共鸣。

林俊龙回忆,当时第一首歌演唱时台下果然开始有观众发出声响,第二首歌时,明显感受到合唱团想要用专业「拉回来」,但在第三首歌后,他们选择放鬆,开始跟环境融合,并投入更多的感情,反而唱出了近年来最有温度的拉縴人,演出完毕后团员都相当兴奋。

林俊龙表示,这些观众发出的声响,其实是回馈着演出,当歌声越大,台下的声响越大,「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表现他们的共鸣。」林俊龙表示,参与轻鬆自在场这个「震撼教育」带给他们许多反思,重新思考何谓艺术,也回顾了多年来要推广给世界「合唱的有趣」的初衷,如果有机会,他们很有意愿再参与。

上一篇: 下一篇: